文件资料

28.江桥抗战的勇士——记张竟渡烈士

时间:2018-09-04来源:

    张竟渡,字仲楫,1904年12月14日生于辽宁省开原县黄旗寨乡谢家沟屯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22年冬,张竟渡在北京成达中学毕业。1923年春,考入东北讲武堂步兵科第五期。
    1925年,张竟渡在奉天讲武堂步兵科第五期毕业,并取得“优秀毕业生”称号,他决心投笔从戎,报效国家。1926年春,张竟渡被派至奉天督军署,任中校参谋。在此期间,他为奉天军队的军械更新做出了一定的贡献。
    1928年,张竟渡被选送到北平陆军大学第八期深造。在校期间,张竟渡认真学习军事技术。他不怕苦,不怕累,整日在野外训练场练习射击、投弹、刺杀、交通及筑形等科目,练就了一身歼敌的过硬本领。
    1930年冬,张竟渡在北平陆军大学第八期毕业,分配到齐齐哈尔东北边防军驻嫩江副司令官公署卫队团第一营第三连任连长。1931年3月,张竟渡晋升为卫队团第三营少校营长。
    “九·一八”事变时,齐齐哈尔副司令谢珂将军在获悉日本关东军将向省城齐齐哈尔进攻的情报后,果断采取了一系列阻击日伪军的战略措施,同时,电告黑河马占山和省防军第一旅旅长张殿久,省防军第二旅旅长苏炳文各派1个步兵团进驻昂昂溪,电令驻满洲里的程志远旅做好待命准备,至此,江桥阻击战的各项准备工作基本就绪。
    此时,张竟渡是徐宝珍卫队团第三营营长,他和二营布防在嫩江江桥北侧大兴车站一带。他决心“愿同官兵与日本侵略者决一死战”。
    10月,叛军张海鹏派徐景隆率3个团从白城子出发,向嫩江江桥进犯,15日到达泰来,日军飞机抵龙江上空助威。16日拂晓,张竟渡带领全营官兵不怕寒冷和疲劳,夜以继日地坚守在阵地上,时刻准备痛击来犯之敌。突然,江面上黑影在移动,他告诉兄弟们:“将小鬼子放到近处打,要狠狠地打!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开枪!”
    100米、50米、30米,日本的船只靠近江岸,没有遇到任何障碍。张竟渡果断的一声暴喝:“打!”,只见子弹呼啸如雨点般射向江心,顿时,战火纷飞,血溅江河,来犯的敌船大部被击沉,鬼子或死在船上,或沉入江底。一日军少佐当场丧命,江桥阻击战初战告捷。
    20日,马占山亲赴阵地激励抗日将士,视察督战。在三间房接见了张竟渡,并给予将士们以极大鼓舞。
    11月4日拂晓,日军调集了嫩江支队、第十六联队第七中队和工兵第七中队,在飞机掩护下,从江桥车站北进,通过嫩江江桥后向大兴车站以南的中国军队阵地进攻。张竟渡的三营、二营和骑兵2700人奋起迎击。他们迂回包围进犯江桥的日军,机枪、步枪同时开火,子弹像雨点一样射向敌人。日军进攻队形大乱,纷纷丢弃枪械,抱头鼠窜。此后,日军接二连三地发起进攻,均被我守军击溃,使敌人未能越大兴一步。
    当日18时,日军集中兵力约四千余人,由滨本大佐指挥,在飞机、坦克和重炮掩护下又向江桥发起新的攻势,中国军队奋起还击。日军一度突入我阵地,守桥将士跳出战壕,与敌人展开白刃相接,战士们的杀喊声,战马的嘶叫声,拼刺刀声连成一片。已溃不成军的日军,掉头向江桥逃窜。马占山命令骑兵为先锋,迂回包围进犯江桥的日军,接连打退敌人数次进攻,日军不支遂撤向江岸,遭到预伏在芦苇中我军的截击。此时,日军的援军赶到,在立足未稳之际又被我骑兵夹击,被迫退回。战到20时,日军败退。当夜,日军连续炮击后乘船百只偷袭,待船抵近北岸时,张竟渡指挥部队突然开火,日军死伤落水者众,余皆退回。此日,中国抗战部队伤亡三百余人,日伪军伤亡一千余人,是日军“九·一八”事变以来首次受到重挫。
    11月5日上午,日军集中全力再次发动进攻,战斗极为激烈。6时,日军以数十门火炮对中国守军阵地连续炮击。7时,日伪军八千余人在火炮、飞机掩护下,日军以中路、伪军从左右两路渡江。当到江心时,中国军队猛烈还击,日伪军虽伤亡很大仍挣扎强渡。10时,日军占领江岸第一线阵地,中国守军撤至左右两翼阵地,日军继而向第二道防线大兴阵地猛攻,遭到张竟渡部顽强抗击。
    6日晨,日军增援部队到达,在飞机轮番扫射、轰炸支援下发动猛攻,企图解救被围日军,张竟渡带领部队拼命冲杀,与敌展开了白刃格斗,几次夺回失去阵地。此日,中国守军伤亡一千八百五十余人,毙日伪军二千余人,日军滨本支队几乎全歼,高波骑兵队伤亡殆尽。
    16日11时,日军调集了全部增援部队,在数架飞机和坦克的掩护下,向以洮昂铁路为中心的我防御阵地发起总攻。在硝烟弥漫的火线上,日军的子弹、手榴弹纷纷倾泻在中国军队阵地上。张竟渡首当其冲,面对强敌,毫无惧色,竭力抵抗。他冒着敌机的投弹、扫射和激烈的炮火,顽强地指挥战斗,十几昼夜连续作战,寸步不离前沿阵地。他手拿望远镜密切注视着战场上敌情的变化,突然,子弹呼啸而来,跟随他多年心爱的战马被打倒。他的头部中弹负伤,血流满面,但仍不下战场,坚定而沉着鼓励战士们:“誓死保卫阵地,不让敌人前进一步,一定要把日本侵略者打回去!在张竟渡的指挥下,我守国官兵以一当十,以十当百,连续打退了日军数十次疯狂的进攻。
    尽管中国守军同仇敌忾,个个“奋勇异常”,但连续鏖战,很多士兵几日未眠,粮食断绝,得不到任何增援。在侵略军源源不断地得到大量补充和增援的情况下,18日下午,马占山不得不痛苦地下令撤出战斗。
    张竟渡在江桥战役中,身先士卒,怀着对日本侵略者的刻骨仇恨,奋勇杀敌,非常勇敢顽强,负伤也不下火线,得到官兵们一致称赞。战后,张竟渡晋升为上校团长。
    1932年3月,张竟渡得知徐宝珍旅长和伪讷河县长向日军妥协投降后,趁混乱之机,带领自己的一团人马,撤出讷河县城赴嫩江。他开始收编民团,整训队伍,积蓄力量,以利再战。由于他抗日坚决,各地爱国青年纷纷前来报名参加抗日队伍,首先响应号召的是徐宝珍的原部下爱国官兵,队伍很快发展到万余人,成立了抗日救国义勇军,张竟渡任司令。
    10月1日,苏炳文、张殿久在海拉尔宣布东北民众救国军成立,苏炳文为总司令、张殿久为副总司令,下辖5个旅。张竟渡任东北民众救国军步兵暂编第二旅旅长。东北民众救国军成立后,向全国各地发出了抗日讨逆通电,号召东北子弟袍泽“敌忾同仇,共纾国难”“复我国土,还我河山”。从此,张竟渡威望更高了,当地群众流传着:“要抗日,去找张竟渡。”
    汉奸贾金铭按照日本头目的旨意,以与张竟渡拜把子为名,将张竟渡骗之,软禁起来,并提出以高官许诺,要请张竟渡任齐齐哈尔军管区少将参议。 
    张竟渡已识破了这个叛国降敌的败类,义正辞严地说:“我是中国人,绝不当卖国贼!”贾金铭为了向他的日本主子好交待,将张竟渡押解到齐齐哈尔日伪第三军管区司令部。日军浦木师团及其爪牙,采取了软硬兼施的办法,提审时,将一大包黄金摆在张竟渡面前,说:“你才二十几岁的人,干什么那么死心眼,任你为第三军管区中将参议,官阶已经不小了,你的前途无量,将来还可到长春任大官,怎么样,你考虑一下吧?”
张竟渡气愤已极,将黄金推到地上,大义凛然地说:
    “我生是中国人,死是中国鬼,满洲国的官不当,满洲国的钱不要,我绝不当卖国贼。只要我活一天,我就要与日本侵略者战斗到底!”
    敌人恼羞成怒,对他施用种种酷刑。张竟渡始终坚贞不屈。敌人对张竟渡降服毫无办法,决定对他下毒手。
  面对这群凶残敌人的枪口,张竟渡毫无惧色,慷慨激昂地说:“你们杀了我一个中国人,却杀不了所有的中国人,日本侵略者总有一天要失败,中国一定能胜利!”
    敌人的枪响了,罪恶的子弹穿透了英雄的胸膛,张竟渡倒下了,时年28岁。
    江桥勇士张竟渡为了捍卫民族的尊严,在抗日疆场上,挥师杀敌,勇于抛头颅、洒热血,实现了他生前“能亲自杀敌于疆场,报效祖国”的夙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