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件资料

29.不朽英名在人间──记爱国志士王宾章

时间:2018-09-04来源:

    王宾章,字寅卿,1886年7月25日诞生在黑龙江省泰来县多耐站的一个驿丁家里。1906年,全家迁居齐齐哈尔北关居住。
    求学期间,正值辛亥革命爆发,王宾章身在课堂,心忧天下,追随孙中山先生的革命思想。这时他结识了北平同盟会会员王秉钧,经介绍加入了同盟会。当袁世凯宣布废弃共和,实行帝制,复辟封建时,王宾章便积极地参加了反对袁世凯的斗争,曾被当局列为通缉的对象。
    1915年,王宾章学成之后,先在黑龙江省立第一中学任数学教员。1916年,转任省立第一师范学校史地教员,并被推举为黑龙江省教育会副会长。1918年任省立第一中学校校长,被推举为黑龙江省教育会会长。1920年,王宾章任为黑龙江省立第一初级师范学校校长。时年34岁的王宾章,风华正茂,才华横溢,满怀壮志,激励自己办好教育,改变落后的中国。
    王宾章校长在省政府不拨修建费的情况下,千方百计筹措资金,省出一些钱来逐年修建一两所新房,在任校长9年的时间里,他呕心沥血想尽办法,建新房15栋,扩充了教室、宿舍,还完善了图书馆、博物馆、仪器室、盥洗室等,又开辟出一个广阔的操场,设有各种体育器械。每年运动会除本校外,还有外埠师范和附小参加,规模在全省可数一流。他终于在家乡文化落后的黑龙江,开拓出一个具近代教育规模的师范学校。他不仅注重学校面貌的改变,更重视教学质量,他不惜重金聘请外地有识之士来校任教。按照他“治学必健身”的要求,特聘全国著名拳王武林家鹰爪翻子拳王陈子正来校教国术,在学生中弘扬了武术这门中华粹宝。
    王宾章严谨的治学态度和博学多才,深受师生的爱戴,被称作“前所未有的好校长”。王宾章虽是一校之长,但人们却以他为良师益友。这一方面是他的知识渊博,治学严谨,让人敬重;另一方面是他平易近人,从不摆官架子。他廉洁奉公,朴实清正。对校公款从来分文不苟,常常将公款公开,收入、支出笔笔有宗,教职员工都赞誉他:“清如水、明如镜”。1922年,王宾章以黑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校长的身份被委任为黑龙江省教育厅代厅长。在他任代厅长期间,为吸收外地办学经验,1925年4月,由他带领省立各校负责人赴天津、济南、北平、奉天等地学习,并汇编成《黑龙江省教育参观团参观各地学校概括》一书,供全省各级各类学校学习借鉴。他深信教育将给国家、民族带来希望。他在扉页上题写的“教育曙光”四个大字,表达了他把教育事业视为最神圣的事业,深信发展教育事业将会给国家、民族带来希望,带来光明的未来。他培养的学生在省内外任教、任校长者众,国内外的也很多,桃李海内外。新中国成立后,其中不少人担任了重要职务,学术成就非凡,如中国核能专家(原二机部副部长)姜圣阶、清华大学名誉校长(原林业部副部长)刘达、被梵帝冈教皇国任命为中国第一任大主教于斌均等都是他的弟子。他为教育文化事业呕心沥血,成绩卓著,即使当今海内外仍享有很高威望。他对教育界的贡献,被人们所敬仰、所传颂。  1928年,日本侵略者制造的“皇姑屯事件”发生后,王宾章目睹国事难艰的局面,他预感到了日本侵华的步伐,抗日将成为全国人民的头等大事。为了国家的命运、民族的前途,他愤然辞去黑龙江省教育厅长和校长之职,只任省黑龙江公署参议。
    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后,日本狼子野心暴露无遗,王宾章在议会上力主与日决战。同时,与政界、军界许多朋友,广泛联系共商国事,联络一切抗日力量做出尽可能地支持。马占山江桥抗战失利后,王宾章率有关人员急赴黑河,支持马占山举兵反正。他和王复生一起做了大量工作。组织义勇军、成立军中党部,开展抗战宣传,组织募军,改组和训练商、农、工、教等团体,公演话剧,劳军等策动抗日救国。同时,创办了黑龙江省指导委员会机关报《民族日报》,给马占山抗日救亡强有力的支持。
    日军占领齐齐哈尔后,日伪当局想利用王宾章的威望,先后四次请他出任黑龙江省教育厅厅长之职,先是邀请,后则要挟,王宾章拒绝与日伪合作,拒不出任伪教育厅厅长。但到1933年,由国民党中央密令王宾章接受伪黑龙江省省长孙其昌之聘请,出任黑龙江省伪教育厅厅长。王宾章考虑利用伪官职可以更好地掩护和帮助爱国人士,这才接受国民党中央的密令,忍辱负重,接受此任。
    王宾章虽然身为伪省教育厅厅长,但抗日之心有加无己。他以其官职为掩护进行抗日救亡活动。他与中共早期党员、《黑龙江民报》社社长王甄海(王复生)关系密切,共同团结爱国知识分子,秘密开展抗日活动,积极为共产党领导下的东北救亡总会和齐齐哈尔党组织,筹集活动经费。
    1935年9月下旬,王宾章从王甄海处得到将在10月份建立齐齐哈尔共产党支部的消息,王宾章随即向王甄海提供了200元作为活动经费。以后王宾章又先后四次主动给共产党组织提供800元经费。而后,又发动群众募捐2 000元经费,通过于中和转给共产党领导的东北抗日救亡总会。大汉奸于敬修(字克终),从“九·一八”事变开始,他就活动在齐齐哈尔,以向日寇提供情报为生,颇受日本特务机关长河崎的信任。1936年春,于敬修丧心病狂地列出以寅卿和王甄海为核心的二百五十余人的名单送给日本特务机关。于是,在1936年6月13日展开了法西斯大逮捕,日本宪兵队在齐齐哈尔、昂昂溪、博克图等地对反满抗日的爱国志士进行搜查逮捕,并包围了《黑龙江民报》社、教育界有关部门和学校。当时,《黑龙江民报》社被逮捕的有社长王甄海、编辑阎达生、翻译刘大川,及记者刘乃风等9人。金剑啸在哈尔滨也同时被捕。先后被逮捕的共产党员、国民党党员、爱国人士和群众九十多人,这就是震惊东北的“六·一三”事件(亦称《黑龙江民报》事件、齐齐哈尔共产党事件)。
    这些爱国人士被捕使王宾章忧心如焚。特别是王甄海的被捕,使王宾章感到了“山雨欲来风满楼”的血腥之气。此刻,王宾章早以预料到了形势的严重性,他明知大难临头,但他丝毫没有把自己的安危放在心上,他还想为抗日志志们尽最后一份努力。他立即安排进步人士孙信、张正之、刘仁杰、裴景厚等人火速离开齐齐哈尔。
    7月20日晚七八点钟,日本宪兵队长高桥带领一帮日本宪兵骑着摩托车凶神恶煞地包围了王宾章厅长的家。他们里里外外搜查个遍,屋内书柜、抽屉等翻得一片狼籍,但一无所获,穷凶极恶地打了王宾章16岁的长子王时煦3个耳光。以“共产党的顾问及后援者”的罪名将王宾章逮捕。
  在狱中,经多次严刑逼供,王宾章坚贞不屈。他面对日本侵略者践踏我河山,欺凌我民众,义愤填膺。现身陷囹圄,唯一可用来斗争的武器便是人格、道义。他毅然采取以死抗争行动,让日本侵略者绝望,一定要保护地下共产党员和反满抗日的同胞。7月26日,是王宾章50周岁生日的次日,11时,日本宪兵黑田大佐第六次审讯,追究共犯。黑田大佐假笑着说:“王厅长,你是国民党员,共产党不是你们的死敌吗?你庇护他们,有什么好处呢?”
    王宾章听出了敌人话中的威胁之意,他丝毫不为所动,义正严辞的声明自己的立场说:“我是一个中国人,我支持和同情共产党所从事的反满抗日活动,我打心底愿意援助他们。”
    黑田劝其投诚,以收民心,王宾章暴怒奋起,伸腿突然猛踢一武士,随之挥双拳直扑黑田大佐欲同归于尽,这时在场的日本宪兵开枪,对王宾章射杀,不幸左前胸与后脑皆中弹倒地,为国捐躯,时年50岁。
    “滚滚嫩江流千古,不朽英名在人间。王宾章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塑造了一位品德高尚、嫉恶如仇、视死如归、勇于担当、激情澎湃抗日救国志士的光辉形象。他的英名永远铭记在鹤城人们的心中,镌刻在历史的丰碑上。